南都訊 記者楊仕彬 通訊員陳建族 廣馬測試跑昨日上關鍵字排名午10時在廣州大學城開始,3000餘人,凡來的都輕鬆通過了,測試跑選手普遍認為“太簡單意義不大”,組委會則稱測試跑目的其實不在“考”而在“引導重視身體”。測試跑已成為部分選手馬拉松“秀”的“預演”。
  規定代償1小時多數人半小時跑完
  這是廣馬自創辦以來第一次舉辦測試跑。9月下旬廣馬新聞發佈會宣稱今年跑半馬、全馬賽需有過半馬以上比賽經驗,否則只有一個補救方法,即參加並通過今年增設的測試跑。當時,不當鋪少跑友就擔心自己測試跑能否通過。但是,10月16日,測試跑公佈,“測試跑”一下子從可能的“攔路虎”變成了“紙老虎”,測試跑既不跑42.195公里的全馬距離,也不跑21.0975公里的半馬距離,要求只要在1小時內跑完約5公里即算通過。
  昨日的測試跑,第一個跑完的選手是157號來自廣東警官學院大二的馮健能,只用了18分鐘,比組委會規定時限1小時提前了近2/3。其他絕大多數選手咖啡機也在半小時內輕鬆跑完,一個穿粉紅色上衣的7歲小女孩,陪著父親也僅用26分鐘跑完測試跑全程。
  規定時間內跑完的選手591均獲一紙《測試跑參賽證明》,但上面不記具體成績、不計名次。
  選手普遍認為“沒有一點難度”
  測試跑選手普遍認為“沒有一點難度”、“意義不大”。“(專門來參加一次這樣的)測試跑有點麻煩,意義也不大,我徒步1小時就能走七八公里。”有選手對記者細算了一下,1小時跑完5公里,平均12分鐘跑完1公里就行。“(意義不大)不是我們覺得,而是幾乎所有選手都覺得。”一對測試跑選手對記者說。
  據組委會介紹,需要參加測試跑的選手共計3143人,昨日除個別選手缺席測試跑,被視自動棄權外,前來參加測試跑的選手,全部順利通過,從而與不需測試跑的有經驗選手一樣取得了已報全半或半馬正賽資格。
  組委會:測試跑重在引導選手重視身體
  記者就此問題現場採訪了廣馬組委會代表、競賽部部長馮雄,他回應:“測試跑意義主要不是為了考,而是為了引起大家關註,引導(選手)對自己身體的重視。”他表示,組委會不可能去收集每個選手的醫療記錄,世界上也沒有這個先例,所以身體是自己的,呼籲每個選手都要自覺對自己的身體負責。
  據馮雄透露,今年廣馬醫療救助力量將進一步加強,僅定點救助醫院就有將近20家,救援通道將保證暢通,另外去年首屆廣馬暴露出來的跑道指引牌偏少、指示不清的問題,今年將得到明顯改善。
  關註
  馬拉松心源性猝死風險測試,現場僅20多人自願做,多數人說:
  意外猝死終歸只是意外
  為了讓選手瞭解基因檢測技術,進一步提升廣馬安全繫數,廣馬組委會昨日還特別邀請了廣州市體育科學研究所在測試跑現場設點進行基因檢測推廣,為參加測試跑的運動員解讀馬拉松運動的風險性。不過昨日一個上午,只有100多人到攤前咨詢,只有20多人現場自願參加了採血(只需3m l)基因檢測(風險評估報告一周後出)。
  據悉,目前該檢測項目為自願、自費項目,馬拉松選手199元/人(公益性收費)。據該所從事運動遺傳學研究的陳偉民博士介紹,昨日現場作檢測的選手,中老年居多,年輕人偏少,這是個誤區,事實上馬拉松猝死的是青壯年多於老年人。
  儘管去年首屆廣馬曾發生2起猝死意外,但是,昨日參加測試跑、報名參加半馬或全馬的選手及其陪行家屬,均稱意外終歸只是意外,並不為此擔憂。對於基因測試馬拉松猝死風險技術,多數人搖頭表示並不瞭解,也不想急著去檢測。部分選手更相信自己的土經驗:“自己知自己事”,量力而跑,莫驟停。
  花絮
  測試跑也有“秀”
  昨日,測試跑已成為部分選手馬拉松“秀”的預演,“橄欖球帽哥”來了,“超人”來了、“光腳俠”等也來了。“橄欖球帽哥”名叫張海星,他說,“戴著橄欖球帽跑,對鍛煉脖子肌肉好。”也許太酷,記者採訪過程中,就有多撥選手上來拉著他要求合照。一個年近六旬的雷州農民爺爺,名叫藍碧林,昨日也千里迢迢、單槍匹馬來參加這個城市人長跑盛會。“我是種地的,平常在村裡就我一個人跑步,還是人多跑更好玩。”他希望正賽殺進前100名。一對剛畢業出來工作的年輕博士張書銘、陝泉源,攜手報了半馬,昨日又攜手參加了測試跑,男的說,“也許跑完廣馬,就向她求婚”,讓女的聽了臉上笑開了花。  (原標題:廣馬測試跑太輕鬆 三千選手全部通過)
創作者介紹

iacmdixmw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