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二十五) 這張老照片是我的大伯父生前留影,時任軍法官。 閒話表過,再說,母親得知這不可說的秘密後,心裡真是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起來。她擔心父親擔任這份重要任務的危險性,可她又無可奈何,因為這是父親的決定。她,無法管他,也不敢管他。畢竟在那時的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裡,女人是不可以干涉男人在外面所做的任何事。因此,母親只能在心裡暗暗地嘆了口氣,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囉! 北方的戰事依舊在持續著。由於革命軍的武器裝備確實比不上日軍 室內設計的精良,加上革命軍自推翻滿清政府後,即歷經袁世凱竄改國號登基做皇帝;北洋軍閥趁亂自行據地為王及蘇聯暗助共產黨企圖赤化中國等的時局變化,即因連年爭戰各地,早已兵乏馬困。日本軍閥眼見斯時的中國軍力已然是強弩之末,正是他們大展侵略野心的時候了。在那此消彼長的戰況中,革命軍如何能與日軍做正面對抗。因此,中國軍隊節節退守,不到半年,中華民國的首都南京淪陷了 小型辦公室。日軍攻擊的目標先是中國的各大主要城市,這是「點」的攻擊,日軍的如意算盤是:如果能拿下中國所有的主要城市,其他的地方應是如探囊取物般不堪一擊。而革命軍方面自知軍備不如敵軍,因此即以游擊方式誘導日軍與我軍展開「面」的小型戰爭。 因此,武漢三鎮自也是日軍急欲攻佔的城市,國軍則在每個戰事據點虛應一下即往南撤退,企圖拉大戰線,驕橫的日軍自以為中國軍隊不堪一擊而跟著往南挺進。 建築設計等日軍快接近漢口市的時候,國軍的主力已撤到湖南省第九戰區。父親當然要隨著主力部隊進駐湖南省。 臨行前一晚,他回家對母親說: 「翠兒,妳趕快收拾一下輕便行李,明天晚上妳們要搭乘火車到湖南長沙與我會合。」 母親吃驚道: 「明天就走?」 父親肯定地說: 「妳們最好明天就走,因為日本鬼子大概在這幾天內就會進到城裡來。妳總不想遭到日本鬼子的侵害吧!」 母親遲疑地道: 「可是我現在好像是又有了呀? 開幕活動」 父親訝然道: 「什麼!妳又懷孕了?」 母親道: 「我也不很確定,只是覺得有那個跡象而已。」 父親嘆口氣道: 「唉!翠兒,即使妳懷孕我們也得走呀!雖然我是軍人,但我總不能把妳們母子扔在這兒不管呀!如果被日本鬼子打進來,而妳們還留在這裡,誰知道妳們的下場會是如何?所以妳們一定要跟我到湖南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時局就是如此呀!」 母親哀傷地說: 「我還要帶四個小孩呢!還要扛著行李包,怎麼帶呀!」 父親無奈 找房子地說: 「我知道這要苦了妳了,可是~,唉!」父親頓了一下又道:「這樣好了,大件行李妳交給我來處理,這樣妳就可輕鬆一點了。」 母親不放棄最後一點希望地問說: 「難道你不能帶國華或建華在身邊麼?他們也有七、八歲了,應該也懂事了,不會帶給你太大的困擾的。」 父親忽然生起氣來: 「妳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是軍人呀!哪有軍人把小孩子帶著的?哼!成什麼體統!」 母親只張口說了聲「我~」就啞然了,她知道父親耿直不阿的脾氣,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有點 襯衫過分。可是母親真的很徬徨,一個沒出過遠門的婦道人家,一輩子只以「家」當成她的生活重心。自從嫁入何家門,她就完全遵從外祖父的告誡:女人的宿命就是「出嫁從夫」,她已沒有了自我,她的精神依靠除了丈夫就是孩子。這會兒,丈夫為了這場野心的日本軍閥所挑起的戰爭,他無法再留在她的身邊當她的倚靠,現在丈夫還要她單獨帶著四個從一歲到七歲大的孩子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她無助地問父親: 「湖南長沙在哪裡呀?我要怎麼走?那個地方我人生地不熟的要怎麼去找你呀?」 父 ARMANI親很不耐地說: 「鼻子底下就是路,難道妳不會開口問呀!真是的!明天,妳帶著孩子,我先送妳們到火車站,我已經幫妳們買好到湖南長沙的車票了。到了長沙,妳遇到軍隊就去問他們第九戰區司令部在哪裡?妳找到第九戰區司令部就可以找到我了。記住了嗎?」 母親苦著一張臉很仔細地聽父親所說的每一個字。 這時,大伯從外面走了進來。他一進門就開口叫道: 「少統,翠兒,你們在吵什麼?」大伯轉對父親說:「我在外面就聽到你在大聲講話,發生什麼事?」 父親忙說: 「哥哥,我們沒吵什麼,我只是告訴 婚禮顧問翠兒,我明天要隨著部隊去長沙,我要她帶著孩子去長沙找我。」 大伯恍然道: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父親問道: 「哥哥,這麼晚了,你來有事麼?」 大伯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我是有一點事想來找你跟翠兒打個商量。」 母親一聽大伯這樣說,她心裏突然泛起一陣寒意,她隱約覺得大伯在那時候來找他們,那是絕計不會有好事的。母親不想開口問,只是張大了眼睛看著大伯。 父親問道: 「哥哥,您有什麼事?您就說吧!」 大伯說: 「少統,首先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已經被調到廣西省的柳州當軍法官,這二天就要啟程了。」 父 信用貸款親說: 「你要去柳州,那嫂子跟孩子們呢?」 大伯道: 「她們當然會跟我一起走呀!」 父親說: 「他們跟著你去?」 大伯道: 「不錯,我是要淑芬帶著孩子跟著我走。不過~」 大伯說到這裡遲疑了起來,父親感到奇怪問道: 「不過什麼?」 大伯說: 「少統,你是知道的,淑芬帶著孩子只能跟著部隊走,我是軍人,我是沒有辦法照顧她們的。可是淑芬現在又懷了孕,她不可能再帶著五個孩子跑。所以我今天晚上特別來找你們夫妻兩個打個商量,是不是請你們幫我照顧清華與曼華,讓他們二個跟著你們?」 母親聽到這裡差一點昏倒,她在心裡大聲叫道: 房屋買賣  .
創作者介紹

iacmdixmw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